蓼莪

一、題解要點

1出處:本詩選自詩經小雅

2體裁:抒情詩。

3主旨:感念父母養育的恩德,自己不能終養父母為憾。

4詩眼:不卒。

 

二、要句解析

要句:蓼蓼者莪,匪莪伊蒿。哀哀父母,生我劬勞。

語譯:父母期望我是長得又高又大的莪菜,可是我不是莪菜,卻是個不成材的青蒿,可憐的父母啊?生育我是多麼的勞苦。

句旨:自己是庸材,不是父母期望中的美材。

 

要句:缾之罄矣,維罍之恥。鮮民之生,不如死之久矣!

語譯:酒瓶空了,是酒甕的羞恥。孤兒活在世上,還不如早些死了好!

句旨:哀嘆不能及時孝養父母。

 

要句:無父何怙?無母何恃?出則銜恤,入則靡至。

語譯:沒有了父親要依賴誰?失去了母親要倚靠誰?出門在外就滿懷憂傷,入門回家卻如無所歸。

句旨:零仃孤苦,思念父母至深。

 

要句:欲報之德,昊天罔極。

語譯:我想報答父母的恩德,這恩德像天那樣的廣大無窮啊?

句旨:親恩浩大,無以為報。

 

要句:南山烈烈,飄風發發。民莫不穀,我獨何害。

語譯:南山巍峨高大,暴風呼呼地吹著。人們沒有不安享幸福的,為什麼只有我遭此孤苦無依的禍害!

句旨:哀嘆無法樂享天倫。

 

要句:南山律律,飄風弗弗。民莫不穀,我獨不卒。

語譯:南山巍峨高大,暴風呼呼地吹著。人們沒有不安享天倫的,為什麼只有我不能終養父母!

句旨:哀嘆無法奉養父母至終。

 

 

 

三、修辭重點

1譬喻(借喻)

(1)蓼蓼者莪,匪莪伊蒿。

(2)缾之罄矣,維罍之恥。

2轉品

※出入「腹」我。(名詞轉動詞)

3設問(激問)

※無父何怙?無母何恃?(答案在反面-無所怙恃。)

4錯綜(抽換詞面)

(1)哀哀父母,生我「劬勞」。……哀哀父母,生我「勞瘁」。

(2)無父何「怙」?無母何「恃」?

(3)南山「烈烈」,……南山「律律」。

(4)飄風「發發」,……飄風「弗弗」。

 

四、形音義辨

1蓼蓼者莪匪莪伊蒿-父母希望自己成為美材,如今卻淪為庸材。蓼蓼,長大的樣子。蓼,音ㄌㄨˋ。莪,音ㄜˊ,莪蒿,菊科植物,嫩葉可食,比喻美材。匪,通「非」。伊,是的意思,繫詞。蒿,音ㄏㄠ,青蒿,菊科植物,較莪為賤,比喻庸材。

2劬勞-辛勤勞苦。劬,音ㄑㄩˊ,勞苦。

3勞「瘁」-音ㄘㄨㄟˋ,病、勞之意。

4缾之罄矣維罍之恥-小瓶的酒空了,是大罍盈滿的羞恥。缾,同「瓶」。罄,音ㄑㄧㄥˋ,盡、空。罍,音ㄌㄟˊ,酒甕。

5鮮民-猶言孤子、寡民。鮮,音ㄒㄧㄢˇ,寡。

怙-音ㄏㄨˋ,依賴。後世因稱喪父曰失怙。

7恃-ㄕˋ,依賴。後世因稱喪父曰失恃

8出則銜恤入則靡至-出門則滿懷憂傷,入門則如無所歸。

9母兮「鞠」我-養育。

10「拊」我-音ㄈㄨˇ,通「撫」,撫育。

11欲報之德昊天罔極-欲報此德,而此德之大,如天之無窮,不知何以為報。之,是、此,指稱詞。昊,音ㄏㄠˋ,元氣博大。罔極,無窮。

12烈烈-高大。下章「律律」同。

13飄風發發-暴風呼呼而起。飄風,暴起之風。發發,迅疾酌樣子。下文「弗弗」同。

14穀-善,猶言幸福。

15我獨何害-即「何獨我害」,為何只有我遭此孤苦無依之害。

16不卒-不能終養父母。卒,終。

 

五、成語運用

1缾罄罍恥-比喻父母得不到奉養是子女的恥辱。

例句:父母在時不能盡孝道,父母死後才知缾罄罍恥,又有何用?

2昊天罔極-喻父母恩德如廣大的天空永遠報答不完。

例句:父母之恩,似山高,如海深,想要報答這恩德,如昊天罔極。

 

六、賞析

本詩為孝子不能終養父母,悼念父母之詩。其真情哀思,感人肺腑

全詩分為六章,分三層意思:首兩章是第一層,寫父母生養的辛苦勞累蓼蓼者莪,匪莪伊蒿蓼蓼者莪,匪莪伊蔚」詩人以「」比喻父母原期望自己能成為美材;」比喻自己終只成庸材而已。「哀哀父母」二句承此思極言父母養大自己不易,費心勞力。中間兩章是第二層,寫失去雙親的痛苦和父母對己的深愛。第三章以「瓶」喻父母,以「罍」喻子,因瓶從罍中汲水,瓶空是罍無儲水可汲,所以為恥,用以比喻子庸碌無成,以致空乏無法贍養父母而感到羞恥。第四章前六句敘述父母無微不至的關愛,這是將首二章說的「劬勞」,「勞瘁」具體化,連用九個「我」字,以反復加強的筆法,鋪陳父母養育的勞苦,親恩的偉大,不知何以為報。這章最後兩句,詩人寫欲報父母之恩卻不能終身來奉養,惟有抱恨終天,可謂字字寫淚。末二章以南山飄風起興,言父母如南山之崇高偉大,但父母卻如暴起之疾風,瞬間棄己而去,而無法定省奉養。他人卻能晨昏侍親,共享天倫之樂,只有自己罹此不幸,悲愴傷痛至極!

賦、比、興的交替使用是本詩寫作的一大特色,詩前三章皆先用譬喻的「比」法,而後用直述的「賦」法;第四章是「賦」法;末二章則用聯想的「興」法。三種表現手法的靈活運用,篇章的前後呼應,音節的回旋往復,傳達孤子哀傷的情思,極為真切感人。又詩中靈活運用疊字,如「烈烈」、「發發」、「律律」、「弗弗」四個入聲字重疊,加重了哀思,讀來如嗚咽一般,表現了強烈的藝術感染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