諫逐客書    李斯       

 

   原文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

  秦宗室大臣皆言秦王曰:「諸侯人來事秦者,祇為其主遊間秦耳,
請一切逐客。」李斯議亦在逐中。斯乃上書曰:「臣聞吏議逐客,竊
以為過矣。」
 
  「昔穆公求士,西取由余於戎,東得百里奚於宛,迎蹇叔於宋,
求丕豹,公孫支於晉。此五子者,不產於秦,而穆公用之,井國二十,
遂霸西戎。孝公用商鞅之法,移風易俗,民以殷盛,國以富彊,百姓
樂用,諸侯親服獲楚,魏之師,舉地千里,至今治強。惠王用張儀之
計,拔三川之地,西井巴蜀,北收上郡,南取漢中。包九夷,制鄢郢
,東據成皋之險,割膏腴之壤,遂散六國之從,使之西面事秦,功施
到今。
 
昭王得范雎,廢穰侯,逐華陽,強公室,杜私門,蠶食諸侯,使
秦成帝業。此四君者,皆以客之功。由此觀之,客何負於秦哉!
向使四君卻客而不內,疏士而不與,是使國無富利之實,而秦無
強大之名也。」
 
  「今陛下致昆山之玉,有隨和之寶,垂明月之珠,服太阿之劍,
乘纖離之馬,建翠鳳之旗,樹靈鼉之鼓:此數寶者,秦不生一焉,而
陛下說之,何也?必秦國之所生然後可,則是夜光之璧,不飾朝廷;
犀象之器,不為玩好;鄭衛之女,不充後官;而駿馬駃騠,不實外廄
;江南金錫不為用;西蜀丹青不為采。所以飾後官,充下陳,娛心意
,說耳目者,必出於秦然後可,則是宛珠之簪,傅璣之珥,阿縞之衣
,錦繡之飾,不進於前;而隨俗雅化,佳冶窈窕,趙女不立於側也。
夫擊甕叩缶,彈箏搏髀,而歌呼嗚嗚快耳者,真秦之聲也;鄭衛桑間,
韶虞武象者,異國之樂也。今棄擊甕而就鄭衛,退彈箏而取韶虞,若
是者何也?快意當前,適觀而已矣。今取人則不然,不問可否,不論
曲直,非秦者去,為客者逐,然則是所重者在乎笆樂珠玉,而所輕者
在乎人民也。此非所以跨海內,致諸侯之術也。」
 
  「臣聞地廣者粟多,國大者人眾,兵強者士勇。是以泰山不讓士
壤,故能成其大;河海不擇細流,故能就其深;王者不卻眾庶,故能
明其德。是以地無四,方民無異國,四時充美,鬼神降福。此五帝,
三王之所以無敵也。今乃棄黔首以資敵國,卻
客以業諸侯,使天下之士退而不敢西向,裹足不入秦,此所謂『藉寇
兵而齎盜糧』者也。」
 
  「夫物不產於秦,可寶者多;士不產於秦,而願忠者眾。今逐客
以資敵國,損民以益讎,內自虛而外樹怨於諸侯,求國無危,不可得
也。」
  秦王乃除逐客之令,復李斯官。
 
 
一、大意
(一)自「秦宗室大臣皆言秦王曰」至「竊以為過矣」說明逐客為過。
(二)自「昔穆公求士」至「而秦無強大之名也」
 (舉繆公、孝公、惠王、昭王例)
       說明客有功於秦(暗示逐客為不智
(三)自「今陛下致昆山之玉」至「致諸侯之術也」
    說明逐其民人而取其色樂珠玉,非王霸者之所為(以色樂
       珠玉之取襯客之去為不合理)
(四)自「臣聞地廣者粟多」至「此所謂藉寇兵而齎盜糧者也」
    說明卻客而為他國所用,非秦之福(以逐客資敵業
       諸侯說明爭取人才的重要性)。
(五)自「夫物不產於秦」至「不可得也」說明逐客則國危。
(六)自「秦王乃除逐客之令」至「復李斯官」記敘李斯復官。
 
二、主旨
說明逐客則國危,非秦之福也。
 

三、文體

形式為應用文(書);內容為論說文。

 

四、題解要點

1出處:史記 李斯列傳

2體裁:書,古代臣下對君王的奏疏。

3主旨:李斯上給王的奏疏,用以論述逐客的過失。

 

五、作者重點整理

1姓名:李斯

2籍貫:戰國楚國 上蔡人。

3師承:嘗從荀況學「帝王之術」(輔佐帝王之法)。

4風格:為文瑰麗排比,氣勢奔放。

5成就:(1)為駢文之初祖,賦之先聲。

(2)亦工書法,有倉頡篇及刻石七篇傳世。

 

六、要句解析

要句:孝公商鞅之法,移風易俗,民以殷盛,國以富疆,百姓

        樂用,諸侯親服,獲之師,舉地千里,至今治疆。

語譯孝公商鞅的新法,轉移風氣,改變習俗,人民因此殷實興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盛,國家因此富足強大,老百姓樂於為國效力,諸侯也親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近歸服,新後擊敗楚國魏國的兵,奪得千里領土,直到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現在,政治好國力強。

句旨秦孝公任用商鞅,民以殷盛,國以富強。

 

要句今陛下致崑山之玉,有 之寶,垂明月之珠,服太阿之

        劍,乘纖離之馬,建翠鳳之旗,樹靈鼉之鼓。

語譯現在陛下得到了崑山所產的玉石,有了隨侯的明珠,卞和的寶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玉,掛著明月的寶珠,配著太阿的名劍,駕著纖離的駿馬,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著翠鳳的棋子,擺著靈鼉鼓。

句旨秦王之珍玩所愛,皆非產自秦國

 

要句今棄擊甕叩缶而就鄭魏,退彈箏而取韶虞,若是者何也?

語譯現在捨棄了敲擊水瓶叩打瓦缶而趨向於鄭魏之音,放棄了彈箏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而取用了韶虞之樂,像這樣做,是為什麼呢?

句旨國之樂而用外國之樂。

 

要句是以泰山不讓土壤,故能成其大;河海不擇細流,故能就

        其深;王者不卻眾庶,故能明其德。

語譯泰山不排斥泥土,所以能這樣高大;河海不揀擇小溪流,所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以能這樣淵深;做君王的不遺棄百姓,才能顯揚他的德行。

句旨(1)勸秦王用客卿,始能跨海內,制諸侯。

(2)有容乃大。

 

要句是以地無四方,民無異國,四時充美,鬼神降福。此五帝

        三王之所以無敵也。

語譯所以土地不分東南西北,人民不分本國外國,終年時時求充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實求美好,鬼神會降給他福澤;這就是五帝三王所以沒有敵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手的原因啊。

句旨尊賢容眾,天下無敵。

 

要句今乃棄黔首以資敵國,卻賓客以業諸侯,使天下之士,

        退而不敢西向,裹足不入,此所謂藉寇兵而齎盜糧者也。

語譯現在要拋棄人民幫助敵國,斥逐賓客讓他們事奉諸侯,使天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下賢才退避不敢西向,駐足不再踏入秦國,這正是所謂借兵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給敵人,送糧食給盜賊啊!

句旨損民益讎,逐客資敵。

 

七、修辭重點

借代

※棄「黔首」以資敵國。(「黔首」借代百姓)

2譬喻

※是以泰山不讓土壤,故能成其大;河海不擇細流,故能就其深;王者

    不卻眾庶,故能明其德。(略喻)

 

八、形音義辨:

1「來」丕豹-音ㄌㄞˋ,招致。

2功「施」到今-音ㄧˋ,延伸、延續。

3樹靈鼉之鼓-樹,架設。鼉,音ㄊㄨㄛˊ。

4傅璣之珥-傅,通「附」,鑲嵌、裝飾。珥,音ㄦˇ。

5搏髀─音ㄅㄛˊ ㄅㄧˋ,拍打大腿。

6「齎」盜糧-音ㄐㄧ,送財物給人。

 

九、成語運用:

佳冶窈窕-容貌嬌艷,體態美好。

例句:巴黎執世界服裝界之牛耳,那些佳冶窈窕的時裝模特兒為數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真不少。

移風易俗-改易風尚習俗。

例句:聖德者必可化民,其所居必能移風易俗,勝殘去殺。

地廣粟多-土地廣大,粟米豐裕。

例句:嘉南地廣粟多,乃是臺灣穀倉,每當秋收之際,則稻香盈溢。

 

十、深究鑑賞

 

    本文旨在陳述用客之利,逐客之害,期盼秦王廢除逐客之令。

全文共分五段:首段先點出結論「吏議逐客,竊以為過矣」。第

二段從史上任用客卿使強大之史實,證明用客之利。第三段

秦王好用異國所產的聲色珠玉為例,說明取人不應非者去,

為客者逐。第四段以事理說明王者治國當廣納眾民,逐客則害

而利仇敵。末段為總結,以客願忠者眾表明心跡,並以逐客危

作結。

      本文尤其值得稱道的是作者善於揣摩人主心理,首先在說理方

面,列舉出史上最有成就的國君為例,推論至任用客卿的最大效

益,抓住秦王欲成就帝業的雄心。第三段末言「此非所以跨海內,

制諸侯之術也」,第四段末言「此所謂藉寇兵而齎盜糧者也」,以

及末段言「今逐客以資敵國,損民以益讎,內自虛而外樹怨於諸侯,

求國無危,不可得也」等等,正是透視秦王的心理所發的言論,自然

容易打動秦王

     大量使用排比句是本文寫作上一大特色,如「西取由余於戎」四

句,「西并巴、蜀」三句,「致昆山之玉」七句等。而大量的排比

句中又間用散句,整齊中有變化,這些都增強了滔滔不絕、雄放不

羈的氣勢。後人以〈諫逐客書〉為秦代奏議文之代表作,愈可見其

價值。

 

 

     談《諫逐客書》

          轉載自傳統中國文學電子報第七十四期2001/03/29

 

 

  先談談《諫逐客書》產生的時代背景:

 

  據司馬遷在他的史記中記載,秦王政因為韓國實施「疲秦計畫」,

憤怒之餘,打算把所有非秦血緣的客卿一律驅逐,此時,楚國上蔡人的

李斯,亦在驅逐名單當中,惶恐不安之餘,於是著手寫了上書,這篇文

章,就叫《諫逐客書》。

 

  在分析《諫逐客書》一文之前,我們先看看他產生的背景是否真如

太史公所言,是因為鄭國渠的緣故,在《資治通鑑˙秦紀》中載(前二

四六年):「韓欲疲秦人,使無東伐,使水工鄭國為間於秦,鑿涇水自

仲山為渠,並北山,東往洛,中作而覺,秦人欲殺之,鄭國曰:「臣為

韓延數年之命,然渠成,亦秦萬世之利也」乃使卒為之。」

 

  從上文中我們可以知道,秦王政在初曉鄭國是為「疲秦」而來時,

是憤怒想殺之洩恨的,但鄭國的一番話卻打動了嬴政,當時關中地區是

所謂的「澤鹵之地」,屬於鹽鹼低注地方,這對於農作物的發展是相當

不利的,如果能完成這條三百餘里的渠道的話,對於秦國糧食的生產與

運用,將會大大增加其產量與便利,這就是所謂「亦秦萬世之利」,嬴

政一聽,覺的頗有道理,於是決定不殺鄭國,還要他繼續完成這項工程,

這便是「鄭國渠」的由來,鄭國渠完成後,一如所言,「皆畝一鍾,於

是關中為沃野,無兇年,秦以富強,卒並諸侯。」(史記˙河渠書)

 

從秦王政的舉動,就可以說明,若他真下「一切逐客」之令,獨留非秦

人的鄭國留秦就顯的不合政情了,再以時間來分析,資治通鑑明白記載

李斯上《諫逐客書》是在前二三七年,而鄭國渠的完成卻是在前二四六

前,其間相差九年,於時間上並不能證逐客令是因為鄭國渠而發,用這

兩點來做結論,嬴政認為的『諸侯人來事秦者,大抵為其主游間於秦耳

,請一切逐客』主因,並不全是因為「疲秦計」。也因此,在《劍橋中

國史˙秦漢篇》中,便進而否定逐客令與鄭國渠的關係,且認為司馬遷

之說過於牽強而附會了。        

     首先,我們不能因此而認定司馬遷的說法是錯誤的,起碼在《史記˙

秦本記》中,便明明白白地說出逐客令於呂嫪事件後發生。而鄭國渠事

件,可以說是逐客令的遠因,有一件事可以證明,那就是在鄭國渠完成

的兩年後(前二四四年),秦國就發生大饑荒,秦王可能在大怒之餘,

想起了韓國兩年前的疲秦之計,於是派蒙騖伐韓,因此佔領了十二個城

市,當時嬴政可能便因此種下了「諸侯人來事秦者,大抵為其主游間於

秦耳」的想法。 

 

  真正引致逐客令的導火線,是因為呂不韋,此時嬴政剛完整地擁有

掌權資格(成年而行家冠禮),由於呂不韋和嫪毐之黨徒為亂,史載嫪

毐是「矯王御璽及太后璽將欲攻蘄年宮為亂」,而呂不韋則是「尊為相

國,號稱仲父」,而兩人並非秦人,但卻為亂朝政以久,於是就促成嬴

政逐客的決心了,而司馬光也因此捨太史公在《李斯列傳》的說法而另

寫「文信侯免相,出就國,秦王下逐客令」了。

 

 

  鄭國渠事件在前,呂嫪事件在後,而逐客令又接於呂嫪事件之後,

前二件事看似無關,但經過上文解釋,因此可說明逐客令之發是由於先

後發生的鄭國渠、呂嫪事件,對此,林劍鳴曾在他的《秦史》中便略做

過說明(秦史˙五百零八頁˙五南圖書出版),但他把鄭國渠和呂嫪兩

事時間弄錯了,他認為呂嫪事件在前,而鄭國事件在後,再比照史記、

資治通鑑以後,就可以知道林劍鳴秦史之誤了。

 

 

接下來,讓我們來分析《諫逐客書》:

  

  成功大學中文系張高評教授曾在《燭之武退秦師-文章鑑賞》

(國文天地˙第十六卷第八期)中言道,說服辭令的運用(原文為外

交辭令,筆者為符合主題,今改為說服辭令)通常分為三大樣式,

一,理性接受,說之以是非對錯;二,感性接受,動之以情感志意;

三,形勢接受,辨之以利害得失,而李斯的《諫逐客書》,就是集此

三者之所成。

 

  文章初始,便云「臣聞吏議逐客,臣竊以為過矣」,開頭便表示

嬴政此舉是錯誤的,將不利於秦,對秦王政而言,無疑當頭棒喝。就

在立場表明後,李斯開始把嬴政帶入理性的解釋,讓他瞭解是非曲直,

首先由秦穆公談起,說「穆公求士,西取由余於戎,東得百里奚於宛,

迎蹇叔於宋,來丕豹、公孫支於晉」。他認為這五人都不是秦國人,

但穆公仍用之,是有利於秦的,於是「日後并國二十,遂霸西戎」。後

來孝公用商鞅之法,「移風易俗」的結果,是「民以殷盛,國以富強,

百姓樂用,諸侯親服,獲楚魏之師,舉地千里,至今治彊」。接下來的

秦惠公採用張儀之計,「拔三川之地,西并巴蜀,北收上郡,南取漢中

,包九夷,制鄢郢,東據成皋之險,割膏腴之壤,遂散六國之從,使之

西面事秦,功施到今」。最後是秦昭王得范雎「廢穰侯、逐華陽、彊宮

室、杜私門、蠶食諸侯,使秦成帝業」。李斯思路清楚,這些都不是秦

人,但主政者卻因為任用這些客卿而有強秦之名,這都是「此四君皆以

客之功」,不用則已,一用驚人,但是如果知其才而不用,那將是「使

四君卻客而不內,疏士而不用」,結果是造成「國無富利之實,而秦無

彊大之名」,於是,他說「客何負於秦哉」,就點明了秦始皇此舉的是

非對錯、利害曲直之處。

 

  接下來李斯企圖將重心從「人」移轉到「物」,要將「理性」帶到

「感性」,就是指秦始皇喜愛的珠玉寶劍、犀象之器等等,他認為,

「致昆山之玉,有隨和之寶,垂明月之珠,服太阿之劍,乘纖離之馬,

建翠鳳之旗,樹靈鼉之鼓」,這幾樣寶物,都不是秦地所產,但嬴政卻

如此喜愛,以此觀之,就顯的秦王言不由衷、本末倒置了,而文中還隱

含責備之意,但到此時李斯並不說破,又說「擊甕叩否,彈箏搏髀,而

歌呼嗚嗚快耳者,真秦聲之也」但嬴政不聽秦之真聲,卻愛聽「鄭衛桑

間,昭虞武象者,異國之樂」,說穿了,不過就是「快意當前,適觀而

已矣。」

 

  如果說,非要按照逐客令「非秦皆不可用」此模式來執行的話,那

恐怕將會「夜光之璧,不飾朝廷;犀象之器,不為玩好;鄭衛之女,不

充後宮;而駿馬駃騠不實外廄,江南金錫不為用,西蜀丹青不為采」。

當然,那些「宛珠之簪,傅璣之珥,阿縞之衣,錦繡之飾」是「不進於

前」,而「隨俗雅化佳冶窈窕趙女」也不能「立於側」了。

 

  當然,如果秦王政願意放棄這些情緒愛好的古玩的話,自是無話可說

,可是事實證明,他不但忘不掉,而且還極為喜愛,而如今秦王你不管任

何緣由,妄為地下了逐客令,豈不就是本末倒置?到此,責備之意浮現,

「所重者在乎色樂珠玉,而所輕者在乎民人」,如此一來,便是「竊以為

過」(呼應該頭所言),產生過錯的原因,正是因為政策行使的不當,而

結果就是「非所以跨海內制諸侯之術也」。

 

  目前為止,李斯成功地運用形勢-理性-感性-形勢,互相交合的說

服法,無怪乎吳楚材讚曰:「一反一覆,一起一伏,精神愈出,意思愈

密」。

 

  最後一段,他又不厭其煩地證明,要成就五帝三王之業,在於「國大

者人眾,兵彊則士勇」對此,他以萬物自然做為舉證:泰山不避土壤塵灰

,所以能成其大,河海不拒絕小水細流,所以能成其深。之後筆觸一轉,

換成秦王政最在意的社稷之論,帝王不捨棄任何人物,才能完成其霸業,

但如今,你卻把像我這樣有才能的人逐出秦國,如此一來我就到別的國家

以求生,到頭來不得不幫助他們來對付你,這當真是「借寇兵而齎盜糧」

、「逐客以資敵國,損民以益讎,內自虛而外樹怨於諸侯」。

 

 

  縱觀李斯《諫逐客書》一文,行雲流水、辭藻瑰麗, 充份表現李斯

的才華洋溢和獨到見解,也切實反切了實際現狀和歷史軌跡,也沒有任

何一句為自己去留的說話不過,但若因此便說李斯其文情詞誠切是過譽

了,畢竟,全文中隱含的責備之意,仍著眼於自己去留為目的,而其文

又只是說明用人取物的利害差別而已,可是儘管李斯最初用意仍在於自

身、儘管這是替其取得高官爵祿所做的努力,但只要是有利方的針和好

的政策,就不應抹煞其價值,相信由此來看,更能讓我們了解《諫逐客

書》在史學上的地位。

 

資料取用:

劍橋中國史˙秦漢篇

秦史˙林劍鳴˙五南圖書出版

史記

資治通鑑

古文觀止

國文天地˙第十六卷第八期

傳統中國文學電子報 第三十二期 《詬莫大於卑賤,悲莫甚於窮困》-李斯

 

撰文者:雲風

 

十一:李斯二三事

十二、附錄

十三、相關網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