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情表   李密      

     原文

臣密言:
  臣以險釁,夙遭閔凶。生孩六月,慈父見背。行年四歲,舅
奪母志。祖母劉愍臣孤弱,躬親撫養。臣少多疾病九歲不行;零
丁孤苦,至於成立。既無叔伯,終鮮兄弟;門衰祚薄,晚有兒息
。外無期功彊近之親,內無應門五尺之僮;煢煢獨立,形影相弔
。而劉夙嬰疾病,常在床蓐;臣侍湯藥,未曾廢離。
     
  逮奉聖朝,沐浴清化。前太守臣逵,察臣孝廉;後刺史臣榮
,舉臣秀才;臣以供養無主,辭不赴命。詔書特下,拜臣郎中;
尋蒙國恩,除臣洗馬。猥以微賤,當侍東宮,非臣隕首,所能上
報。臣具以表聞,辭不就職。詔書切峻,責臣逋慢。郡縣逼迫,
催臣上道;州司臨門,急於星火。臣欲奉詔奔馳,則劉病日篤;
欲告訴不許;臣之進退,實為狼狽。
 
    伏惟聖朝以孝治天下,凡在故老,猶蒙矜育;況臣孤苦,特
為尤甚。且臣少事偽朝,歷職郎署,本圖宦達,不矜名節。今臣
亡國賤俘,至微至陋,過蒙拔擢,寵命優渥;豈敢盤桓,有所希
冀!但以劉日薄西山,氣息奄奄,人命危淺,朝不慮夕。臣無祖
母,無以至今日;祖母無臣,無以終餘年。母孫二人,更相為命
;是以區區,不能廢遠。         臣密今年四十有四,祖母劉今年九
十有六,是臣盡節於陛下之日長,報養劉之日短也。烏鳥私情,
願乞終養!
 
   臣之辛苦,非獨蜀之人士,及二州牧伯,所見明知;皇天后土
,實所共鑒。願陛下矜愍愚誠,聽臣微志;庶劉僥倖,保卒餘年。
臣生當隕首,死當結草。
 
  臣不勝犬馬怖懼之情,謹拜表以聞。
 

語譯

 

臣密奏報:

  臣因為命運惡劣,幼年命途坎坷,出生才六個月,慈

祥的父親就棄我而去。過了四個年頭,舅父又奪去母親守

節的心志,強迫她改嫁。祖母劉氏,憐憫我這幼弱的孤兒

,親自撫養我。我小時候常常生病,到了九歲還不能走路

;在危弱、孤單、困苦中,長大成人。既沒有叔叔、伯伯

,也沒有哥哥、弟弟;門庭衰微,福澤微薄,得子甚遲。

外面沒有服期服和功服之類,較為親近的親屬;家裡也沒

有看門應客的小奴僕。就這樣孤單的生活著,只有影子陪

伴我。而祖母劉氏向來疾病纏身,經常躺在床上;我侍奉

她飲食、服藥 ,從未荒忽、離開過。

  到了聖明的本朝,身受清明的教化。先有犍為郡太守

逵,考察推舉我為孝廉;後有益州刺史榮,荐舉我為秀才

;我因無人供養祖母,所以辭謝不去應命。陛下特地頒下

詔書,任命我為郎中。不久又承受國恩,改任我為洗馬。

像我這樣微賤的人,擔任服侍太子的工作,不是我犧牲生

命所能報答的。

我詳細的上表報告處境,懇辭不能接受職位。詔書急切嚴

厲的頒下,責備我逃避怠慢;郡縣的官吏逼迫我,催促我

趕緊啟程;州裡的官吏也到我家催促,比流星移動、烈火

燃燒還急迫。我想要奉詔令馬上動身效命,可是祖母劉氏

的病一天比一天嚴重;想要暫且順著私情奉養祖母,可是

我的陳情又不被 允許。我的處境,實在是進退兩難。

  我想聖明的本朝用孝道來治理天下,凡是老年人,都

能受到憐憫養育;何況我的孤單困苦,比別人更為可憐。

而且我年輕時在蜀漢作過官,曾擔任尚書郎的職位,本來

想做官以求顯達,並不願惜自己的名譽操守。現在我只是

誓國亡的卑賤俘虜,地位非常的低微鄙陋,蒙您過分提拔

,所受的恩寵很優厚;哪裡敢觀望不前,別有企圖妄想?

只因祖母劉氏殘生將盡,如同迫近西山的落日,氣息微弱

,生命垂危,早晨難保晚上還活著。我沒有祖母,無法活

到今天;祖母沒有我,無法過完殘年。我們祖孫兩人,相

依為命。因此我依戀著祖母,不忍遠離廢養。我今年四十

四歲,祖母劉氏今年九十六歲,由此可見我盡忠陛下的日

子還長,報答祖母劉氏的日子卻很短了。我懷著烏鳥反哺

的私情,乞求陛下讓我奉養劉氏到她生命結束。

  我的辛酸苦楚,不僅蜀地的人士,和梁州太守、益州

刺史所眼心知;連天地神明,也都確實明察。希望陛下憐

憫我的誠心,成全我小小的心願,讓祖母劉氏能僥倖地度

完殘年餘生。我活著的時候,一定犧牲生讋為您效忠;死

後,也一定結草冥報大恩。

  我懷著犬馬般卑微恐懼的心情,恭謹地呈上此表向您

報告。

 

 

 

一、大意
   (一)「臣密言」句
     前稱(應用文的形式成分)。
   (二)自「臣以險釁」至「未曾廢離」
     記敘作者孤苦獨立,與祖母相依景況。
   (三)自「逮奉聖朝」至「實為狼狽」
     描寫作者進赴辭退兩難的狼狽之狀。
   (四)自「伏惟聖朝以孝治天下」至「願乞終養」
     抒寫作者與祖母更相為命之情。
   (五)自「臣之辛苦」至「死當結草」
     抒寫作者希冀乞孝終養祖母之情。
   (六)自「臣不勝犬馬怖懼之情」至「謹拜表以聞」
     後署(應用文的形式成分)。
 
二、主旨
抒寫希冀乞孝終養祖母之情。

三、文體

形式為應用文(表);內容為抒情文。
 

教學方向

 

本文選自昭明文選,是一篇抒情成分相當濃厚的上表。寫作的緣

起,是晉武帝泰始三年(西元二六七年),詔徵李密為太子洗馬,密

以祖母年事已高,無人奉養,難以應命,上表以辭。篇中歷敘祖母

育己的大恩,也傾訴自己不能應命的苦衷,至性流露,是抒情文中

的千古傑作。而從事此文之教學時,可由以下幾點發揮:

(ㄧ)知識探求方面:

l         了解父母養育恩情的深重,並知所以報達之道。

l         掌握「表」的寫作技巧與用詞上的原則。

l         了解六朝時代更替之間,知識分子的處世之道。

(二)能力培養方面:

l          了解作者採用今昔、尊卑、進退等對比手法寫作。

l          了解文章寫作宜掌握人性發揮。

l          分析文章駢散相間的寫作方式與技巧。

(三)情意陶冶方面:

涵養感恩報德之心。設身處地,觀照人間、社會的種種現象。

 

導讀

人間,本存在著許多缺憾與悲苦,而人生於世,俯仰其間,也

只有低頭信受與承擔罷了。以李密自幼年遭受到的孤窮無依,

任何人也會聞之鼻酸,頓生惻隱之心。然而,即使給予再多的

關切與協助,也無改於已發生過的一切。

這種人生上的無奈,每個人都可體會得出,也正因如此,當我

們細讀李密這篇陳情表,便能了解為何前人曾說過:「讀諸葛

亮出師表不墮淚者不忠;讀李密陳情表不墮淚者不孝;讀韓愈

祭十二郎文不墮淚者不慈。」(南宋謝枋得文章軌範安子順

云)話語的含意。

但是,對一個人以剷除異己的政權領導者而言,民間的疾苦,

私人的不便,都未必是看得上眼、聽得進耳的理由。政權可以

發怒,可以翻臉,隨時施加壓力,命令你服從他的決定。再說。

李密原本仕蜀,如今蜀已為晉為滅,晉如此恩寵徵召,李密

可拒絕?於是陷入苦思的李密以「情」作為訴求,真情流露,

重要的是他點出自己盡節於國家的日子長;報答祖母養育之恩

的日子已所賸無幾。也絕非是不配合新政權的需要,只因為自

己有如此狼狽的苦衷,只要稍予寬限,他仍會在有生之年,一

報皇恩。

晉武帝看到這封上表,同意李密所請,並說:「士之有名,不

虛所哉!」這句話,很清楚傳達出一個政權領導者更改決定的

處理原則,就是並非對每封辭官上表都可一視同仁,還是必須

「不需然哉」的,才能允准,否則,人人以不想做官為理由,

皇帝老子哪還有政權籌碼?

什麼是語言的藝術?「動之以情,敘之以理」固是關鍵,但

措詞、語氣,以及君臣間共同的話題──究竟是李密不願接

受徵召?目前不方便,但以後則無理由可再推托,才是重要

。讀此文,若能了解這篇文章,與李密諫逐客書完全是一種

政治場合上,語言高度藝術的呈現,則得作文之關鍵矣。

 

四、題解要點

1出處:昭明文選

2文體:抒情文。

3主旨:篇中歷敘祖母育己之大恩,及己應報祖母之大義;除感謝

朝廷的知遇之恩外,又傾訴自己不能應命之苦衷。

4批評:前人曾將此篇與諸葛亮出師表韓愈祭十二郎文並稱為抒

情文的佳構,而傳誦於世。後世選文家安子順評:讀諸葛亮出師表

不墮淚者不忠,讀李密陳情表不墮淚者不孝,讀韓愈祭十二郎文

墮淚者不慈。

 

五、作者重點整理

1姓名:李密

2字號:字令伯

3籍貫:犍為郡 武陽縣人。

4成就:

(1)博通五經,尤長於春秋左氏傳

(2)師事譙周門人比為子游子夏

 

六、要句解析

要句:外無期功彊近之親,內無五尺應門之僮,煢煢獨立,

形影相弔。

語譯:在沒有能穿期服、功服,強有力而親近的親屬,在家沒

有看管門戶、應接賓客的童僕;孤孤單單的一個人,只有自己

的影子來安慰自己。

句旨:內無外援,孤單已極。

 

要句:臣欲奉詔奔馳,則病日篤;欲茍順私情,則告訴不

許;臣之進退,實為狼狽。

語譯:臣想遵照詔書急行前往,可是祖母氏的病日重一日;想

暫且順著私情留下來,可是又不准許我的請求。臣的進退,真是

兩難。

句旨:進退兩難,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

要句:伏惟聖朝以孝治天下,凡在故老,猶蒙矜育;況臣孤苦

,特為尤甚。

語譯:臣想聖朝是奉孝道治理天下的,一般在世年高有德的人,

還蒙受憐愛而不必任職,使能得到子孫的養育;何況臣的孤單困

苦,比別人更厲害呢。

句旨:晉武帝特別厚恩。

 

要句:臣少事偽朝,歷職郎署,本圖宦達,不矜名節。

語譯:我在年輕的時候,曾在做尚書郎的官,本來打算做官以求

顯達,並不愛惜名譽節操。

句旨:並非自命清高,本欲求進仕。

 

要句:但以日薄西山,氣息奄奄,人命危淺,朝不慮夕。

語譯:只是因為氏殘生將盡,氣息將絕,生命危險,過了早上

,就難以保得住晚上了。

句旨:祖母已是風中殘燭。

 

要句:臣無祖母,無以至今日;祖母無臣,無以終餘年。母孫

二人,更相為命;是以區區,不能廢遠。

語譯:我沒有祖母,不能活到今天;祖母沒有我,就不能終老她

的殘年。我們祖孫兩人相依為命;因此我依戀祖母,不忍廢養而

遠離。

句旨:母孫相依為命,不能奉詔。

 

要句:願陛下矜愍愚誠,聽臣微志;庶劉僥倖,保卒餘年。

臣生當隕首, 

死當結草。

語譯:請求陛下憐憫臣這一番誠心,聽許臣這小小的心願;

這樣祖母氏或許可以僥倖地安養度過最後的歲月。臣活著必

定把生命奉獻給陛下,就是死後也一定報答陛下的大恩。

句旨:如蒙所請,則當盡力以回報。

 

七、修辭重點

1婉曲說話或作文時,不直講本意,只用委婉閃爍的言詞,

曲折地烘托或暗

示出本意來,叫作「婉曲」。

    「行年四歲,舅奪母志。」(在從一而終的社會中,再嫁並

非光彩之事,不說母親改嫁,而說「舅奪母志」,使文意委婉曲折。)

 

2回文:上下兩句,詞彙大多相同,而詞序恰好相反的辭格,叫

做「回文」。

    「臣無祖母無以至今日,祖母無臣無以終餘年。」

 

3鑲嵌

    而劉夙嬰「疾病」。(「疾、病」二字為同義字。)

 

4借代

(1)猥以微賤,當侍「東宮」。(借代為太子。)

(2)死當「結草」。(借代為冥報)

 

八、形音義辨

1險釁-艱難險阻,意指命途多乖。釁,音ㄒㄧㄣˋ,禍兆。

2見背-意指棄我而逝。不忍言親死,但曰見背。見,指稱代詞,

用在動詞前面,指代動作行為的受事者,通常是第一人稱,可譯為

「我」。

3「愍」臣孤苦-音ㄇㄧㄣˇ,同「憫」,憐憫。

4門衰祚薄-家族衰微,福祚不厚。祚,音ㄗㄨㄛˋ,福的意思。

5晚有「兒息」─猶言兒子。古稱子曰息

6期功彊近之親-期、功皆喪服名。期,音ㄐㄧ。

7煢煢-孤獨的樣子。煢,音ㄑㄩㄥˊ。

8隕首-犧牲生命之意。

9逋慢-逃避怠慢。逋,音ㄅㄨ,逃避。

10矜育-憐憫養育。矜,音ㄐㄧㄣ,憐憫。

11氣息奄奄-言氣息將絕。奄奄,音ㄧㄢ ㄧㄢ,微弱的樣子。

12「更相」為命-即互相。更,音ㄍㄥ。

 

九、成語運用

煢煢獨立-孤苦無依。

例句:煢煢獨立是人間最痛苦淒涼之事。

 

進退狼狽-進退兩難。

例句:公不見信於世人,私不見諒於親朋,可謂跋前躓後,進退

狼狽。

 

日薄西山、氣息奄奄-殘生將盡、氣息將絕。

例句:自有電扇、冷氣之後,做紙扇的行業自然日薄西山,了無

前途可言。

 

烏鳥私情-孝養之情,出於天然。

例句:所謂「烏鳥私情」,孝順父母本就是為人子女應盡的義務。

 

死當結草-言死後做鬼也要報恩。

例句:受人恩惠,永誌不忘,生當銜環,死當結草。

 

急於星火-比喻急迫,如流星之速,如救火之急。

例句:地震發生時,搶救工作真是急於星火,不容等待。

 

十、深究鑑賞

 

之一

本文是李密寫給晉武帝的奏章,請求恩准侍奉祖母,暫不出仕。

本來效忠蜀漢李密蜀漢亡後,晉武帝多次徵召均不從命。

對於晉朝而言,李密是一亡國的降臣,豈有立場拒絕這份恩寵?

為此,李密雖已上表陳述自己的難處,換得的卻是詔書切責,

州郡的摧逼。但此篇〈陳情表〉一呈上,竟使武帝准其所請,

其因何在?主要是「動之以情,說之以理」。

 

全文以「情」字為主幹,作者「生孩六月,慈父見背」,年僅四

歲,母親改嫁,又「少多疾病,九歲不行」,寥寥幾語,便隱含

祖母撫育他長大是多麼茹苦含辛。而今祖母「夙嬰疾病,常在床

蓐」、「日薄西山,氣息奄奄,人命危淺,朝不慮夕」,由此表

明自己服侍照顧祖母之迫切。所以李密情真意切地說:「臣無祖

母,無以至今日;祖母無臣,無以終餘年」,句句發自肺腑,自

然使武帝為之動容。

 

以悲惻感人的遭遇為基礎,第二段深入到君臣之義,說明還不應

召的原因,申述自己進退兩難的處境,這使皇帝不至於誤解他傲

慢抗命。第三段提出晉朝「以孝治天下」,而自己的辭不就職,

正是在盡孝道。又自陳「本圖宦達,不矜名節」,消除武帝對其

「不事二主」的疑慮。這樣的「辭不赴命」就顯得既合情又合理。

最後提出忠孝兩全、公私兼顧的辦法。層次分明,情深理透,終

於使武帝再也無法拒絕他的請求了。

 

此外,句法駢散相間,文筆簡潔流暢,語言鮮明生動,也為此文

增色不少。如以「煢煢獨立,形影相弔」形容「零丁孤苦」之狀;

以「日薄西山,氣息奄奄」形容殘生將盡之態;以「星火」寫嚴

重急迫之勢;以「奔馳」寫迫不及待之,形象逼真,表現了極大

的藝術感染力。

 

之二

  人世間的缺憾,一直是種無可避免的存在,它遍布於各個不同

的人生層面。  六個月大,老天已殘酷給了李密第一個生命轉變,

疼愛他的父親撒手人寰;四歲時,母親又改嫁,所以李密由祖母

氏撫養長大。他的家庭以今日輔導觀來看,是一個隔代單親家庭。

 

  這樣的家庭環境,本已相當辛苦,加上李密自幼多病,祖母又

疾病纏身,這對祖孫,一直是相依為命,令人為之不忍。也因此,

特殊的身世敘述,觸動了晉武帝「曲昭垂覽」,用因一種心情去設

身處地思考,允許了李密的陳情,也顯出他能愛惜人才,寬宏大量

以成之名。

 

  事情原委,要從李密原擔任蜀漢後主劉禪的郎官說起,西元二

六三年,司馬昭蜀漢李密成了亡國之官,仕途已矣,便在家中

供養祖母。西元二六五年,晉武帝李密出來做官,先拜郎中,後

又拜為洗馬(太子侍從官)。晉武帝之所以如此重用李密,有兩個

原因:第一、當時東吳尚據左,為減少滅的阻力,收攬東吳

心,晉武帝對亡國之臣實行懷柔政策,以顯其寬厚胸懷。第二、

當時以孝聞名於世,晉武帝繼承漢代以來以孝治天下的策略,施

行孝道,不但用來維持君臣關係,也可安定社會秩序。正因如此,

李密屢被徵召。

 

  李密深知原委,所以除了氏病篤的原因,不忍廢離之外,也

未嘗不是愛惜羽毛,以保名節。他在苦楚的心境下,不得不陳述進

退兩難的窘況。既是「陳情」,就要將事情的來龍去派交代清楚,

不能稍有虛假,於是他以「情」為文眼,以至情至性,真誠吐辭,

從祖孫相依的悲情、進退兩難的苦情、願乞終身的私情、怖懼懷恩

的求情四方面,表明自己不是故擺姿態,自矜名節;也不是不知恩

寵、不識抬舉,而是真有不能解決的困難!

 

  這些困難,李密在文中是以對比手法呈現的。第一段:由自己

小時候的孤苦,對照今日祖母的衰老;又以小時候得祖母的照顧,

對照今日他對祖母的反哺,這是「今昔」對比。第二段,描述「詔

書切峻,責臣逋慢;邵縣逼迫,催臣上道。」但氏病況日重,無

法順著私情奉養。這是處境上的「進退」對比。第三段,以自己的

「亡國賤俘」對照「過蒙拔擢」,是「尊卑」對比。而又點出「臣

盡節於陛下之日長,報之日短」,是「長短」對比。這些看在

武帝眼中,格外顯示出深刻的意義來,也就同意所請,答應了李密

的陳情。

 

  在無限感懷中,我們讀完了這篇陳情表,其中傳出的生命悲愴,
撩起了我們「無端」的感傷,在沉潛入作者的心境同時,李密何去
何從的處境,以及他曾經承擔的人世苦難,便也歷歷國現在眼前。
全文之中,用「臣」字達二十六次,用「母、祖母」凡十次,在
行文表現上,凸出了一種「苦苦求情」的語調,也使「言為心聲」
發揮到了淋漓盡致的境地!而華人肺腑的敘述,更巧妙地掩飾了
「辭不赴命」的心底祕,暫時化解了進退兩難的困窘。

 

 

十一:李密二三事

(一)

李密陳情表有「少事偽朝」之句,責備者謂其篤於孝,而妨於

忠。嘗見佛書引此文,「偽朝」作「荒朝」,蓋之初文也,

偽朝字蓋改之以入史耳!(明楊慎丹青錄

(二)

李密曾仕於蜀漢,任尚書郎,數度奉派出使,頗有辯才。

主問他蜀漢有多少馬匹?李密答道:「官用有餘,民間自足。」

君臣泛論道義,主說為人子以么兒佳,較再父母寵愛;

李密獨願為人兄。主問他何以如此?李密說:「為兄,則供

養父母的日子長些。」他這樣的至情純孝,主及群臣都極為

稱許。(華陽國志

(三)

李密溫縣令時,非常厭惡從事。曾寫信給友人說:「慶父

不死,難未已。」從事把他信裡的話向司隸報告,司隸因

李密為官清慎,不肯彈劾他。(晉書李密傳

 

十二、附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