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書法

書法與文字同時發生,有文字即有書法。書法即文字書寫的方法,也指書寫完成的作品。中國文字源遠流長,功能多元,既表音、表意又兼表形;書寫工具也多樣化,刀刻、冶鑄,更有筆寫;受寫材料尤其豐富,甲骨、金石、簡牘、帛紙,無物不可施,因而書法藝術燦爛輝煌,在人類歷史舞臺上獨樹一幟,形成特有的文化現象。

書體的沿革與發展    

一、 秦以前主要書蹟

甲骨文

多用於貞卜,又稱「卜辭」,多經過契刻,又稱「書契」。歷年來殷墟與周原出土的甲骨文字除了大量的龜甲、獸骨外,還有少數玉石、陶片。

金文

泛指鑄刻於青錭等金屬器物上的文字,以鐘、鼎為代表,又稱鍾鼎文。殷、周金文的字體流變極大,有的點畫字形近於圖象,有的點畫字形相當規整化,已開小篆先河,習稱「大篆」。

盟書

又稱「載書」,內容為方國之間的結盟誓詞,書寫於圭、璋、璜等不規則的玉器上,大多為朱紅色。

簡牘

包括狹長條狀的「竹簡」,稍寬的「木牘」以及更寬的「方」,統稱作「簡」。簡牘編綴成篇、成冊,成為典籍,是古代文獻與教學工具。

帛書

  又稱「繒書」或「縑素書」,「帛」是漢朝人對素、絹等絲織物的統稱。在紙張未廣泛使用之前,竹與木是最便宜易得的書寫材料,玉與帛則比較珍貴。

銘文

  東周以後,高度的鋼鐵淬煉技術逐漸開發,金文「鑄銘」之外,又有「刻銘」,同時施於堅硬的石面,「銘石」應運而興,由秦至唐,成為書法主流。

    秦刻石書法用筆藏頭護尾,字形高長整齊,空間均勻對稱,是一種嚴格規範化的標準文字,有別於殷周金文大篆,習稱「小篆」,相傳為李斯手筆。

二、 漢代

隸書

  多用於處理徒隸之事,並輔佐篆書之不足,又稱「左書」、「佐隸」。漢代通行隸書,漢初隸書多保留篆書結體或用筆法度,習稱「古隸」,西漢中期以後隸書外形漸趨扁平規整,左撇右捺向兩側開張,狀如宮殿飛簷,外形左右相背如八字,又稱「分隸」或「八分書」。漢隸資料多見於簡帛、豐碑、摩崖和器物等。

  東漢時分隸技法已臻純熟,刻碑紀事風氣盛行,書刻皆極精妙;摩崖則必須順著山壁凹凸起伏就字佈勢,字體常縱橫旁肆,奇趣百出。碑刻與摩崖統稱「漢碑」,為傳統隸書的代表。

三、 魏晉南北朝

魏晉南北朝各種字體相繼發展完成,各體書風交相雜染,此時篆隸衰頹,楷書成長,章草蛻變為今草,行書鼎盛,書家輩出,書蹟浩瀚如海,南帖北碑相互輝映,是整個書法史上最光怪陸離、豐姿多采的一頁。

楷書

又名「真書」、「正楷」、「今隸」,也曾經和隸書混而為一,隸書受到草行書體的催化而演變為楷書。三國魏鍾繇為歷史上第一位知名的楷書家,《宣示帖》體勢扁平,點畫質樸,隸書與章草的遺韻仍相當濃厚。東晉王羲之《黃庭經》、王獻之《洛神賦》十三行,體勢高長,點畫流美妍麗,行書意味也很重。傳世鍾王小楷多為唐以後人臨摹及刻拓本。

行書

  介於草書和楷書之間,兼有楷書的規矩易認知草書的流暢便捷。行書起源早於楷書,在發展過程中受到草書、楷書平行交互影響,演化加速。字形工整、用筆帶楷意者稱為行楷;字形減省、夾雜草書筆調者稱為行草。

今草

  草書發展到東晉,今草完全成熟。「草」原指草創或草稿之意,起源甚早,但是做為一種專門字體而為人們所利用,則以東漢時章草為最早。章草之不同於八分隸,在務求簡易迅速,但仍存隸書雁尾,而且字字區分,不相連屬。今草則省去雁尾,並多承帶連綿,漢代簡牘和魏晉殘紙文字,頗多介乎章草、今草之間的過渡書體,東晉王羲之是將今草書寫創作到爐火純青的第一人。

  書法發展至南北朝,形成北碑南帖分流局面。北朝沿襲東漢樹碑立傳習尚,隸楷豐碑遍佈江北,尤其北魏奉佛為國教,造像刻石無數,加上摩崖、墓誌,構成絢麗多彩的「魏碑」,習稱「北碑」。南朝自晉至東遷起,以二王行草書風承繼發展為主軸,與北朝楷法大異其趣,形成鮮明對比,習稱「南帖」。此外,尚有大量的寫經書蹟留傳。

 

四、 隋代

楷書歷經魏晉南北朝以來不斷的洗練雕琢,各時期用筆結體中的優點悉數保留,遂形成方勁渾璞、圓潤秀美兼備的隋楷。此時楷書演進已臻成熟,繼之而起的,則為法度森嚴,運筆周到,字形結構八面俱全,登峰造極,為百代法則的唐楷。

 

五、唐五代

唐代書學鼎盛,書法全面發展,尤其楷書與狂草足以媲美晉代行書與今草,堪稱書法史上第二個黃金時期。晉人書風「尚韻」,瀟灑飄逸,格調高雅,唐人書風「尚法」,用筆周到,結體精謹,尤其楷書技巧高超、作品風貌多樣。唐代書法得以蓬勃發展,除了政治穩定、經濟繁榮之外,帝王提倡與親身力行亦為主因,尤其將書法列為科舉項目之一,唐代書法如同文學史上的詩歌創作一樣,達到空前的繁榮。

六、宋金

宋代以行書最為盛行。宋代國力雖不如唐,文風則不遑稍讓。北宋書家,文人居首,受顏真卿、楊凝式影響最大,承唐繼晉,書卷氣重,哲理性強,個性鮮明突出,以「尚意」為整個時代的書風特質。

七、元明

元代書法以復古為風潮,元初趙孟頫為繼王羲之、顏真卿之後的另一位集大成者。趙書各體兼精,臨摹工夫在書法史上首屈一指,比米芾猶有過之。鮮于樞亦為集大成者,創迴腕法,強調膽力。

明代書法承襲宋元帖學而達到鼎盛階段。明代中期以「吳中三子」書法成就最高。明末董其昌為博涉晉唐、醉心米芾之帖學大家,作品流傳之廣為明代書家之冠。明末諸家中,除張瑞圖外,尚有徐渭、黃道周、倪元璐等書法富有創造性。其後江河日下,凋疏之弊愈見,直到清代碑學蔚起之後,篆、隸復興,書風丕變,書法史又邁入一個全新的階段。

八、清

清代乾隆、嘉慶以後帖學浸微;嘉慶、道光之初,以唐碑為宗;咸豐、同治之際,北碑始興;至光緒、宣統,碑學乃成為主流。有清一代,書家輩出,書蹟豐富,書風影響所及,迄今而不墜。民國以後,猶承續發展,如于右任書北碑而帶草意,規模宏闊,氣宇非凡,復融會草法,創為標準草書,碑學與帖學又融回一爐。于氏由中原渡臺,對臺灣書壇影響深遠,使得書法藝術的長河綿綿無盡,生生不息。

 

 

 

 

重要書家與名作賞析

先秦

殷契甲骨文線條剛挺,富有強烈的立體感,字形已經逐漸脫離圖象並趨向規整化,結體高長,大小寬窄自然排列,為了貞卜所需,行款往往左右對稱。商末周初的周原甲骨,文字細小有如毫芒精刻,並且點畫優美,技巧非常高明。甲骨文書法已經具備了用筆、結構、章法等要素,堪稱書法藝術長河的源頭頂流。

西周金文《毛公鼎》長達五百字,字形縱長,有行無列,章法自然,既典雅嚴謹,又表現了泱泱風度,廟堂器物,不愧國之重寶。

  《石鼓文》為最早銘石豐碑,又稱「獵碣」,是十塊鼓形石碣,環刻四言狩獵詩於鼓腹,唐代出土以來,倍受文人學者重視,石鼓書法為最成熟大篆。

漢代

  湖北江陵《張家山漢簡》和湖南長沙《馬王堆帛書.老子乙本》為最早隸書墨蹟,時代大約西漢早期。

  山東曲阜《孔廟三碑》在漢碑中最負盛名,其中《乙瑛碑》骨肉勻稱,謹嚴中具粗細輕重之變化,為漢碑唯美典型;《禮器碑》方峻細勁,精熟多趣,一字一奇,不可端倪,堪稱隸法極則,有「漢碑極則」之譽;《史晨碑》圓厚內斂,淳古肅穆,乃八分隸法中和之美典範。

魏晉南北朝

三國魏鍾繇為歷史上第一位知名的楷書家,《宣示帖》體勢扁平,點畫質樸,隸書與章草的遺韻仍相當濃厚。東晉王羲之《黃庭經》、王獻之《洛神賦》十三行,體勢高長,點畫流美妍麗,行書意味也很重。傳世鍾王小楷多為唐以後人臨摹及刻拓本。

  《蘭亭序》敘述東晉名士蘭亭雅集,飲酒賦詩,由王羲之作序,原蹟陪葬唐太宗昭陵,傳世皆臨摹或刻拓本。《蘭亭序》書法字形神龍百變,凡字有重複皆改變寫法,相傳以鼠鬚筆寫成,筆法精妙,有「天下第一行書」美譽。

隋代

隋代的書風嚴謹而內斂,已開唐楷之先河。著名的作品有《龍藏寺碑》、丁道護的《啟法寺碑》、《蘇孝慈墓誌銘》以及被推為隋楷的代表作,陜西出土的《董美人墓誌銘》等。

唐五代

初唐三大家:歐陽詢、虞世南、褚遂良,他們的楷書造詣在於融合南北書風,獨創自家風貌。

《孔子廟堂碑》為虞世南僅存楷書碑刻,虞師承智永,用筆圓腴而筋骨內含,結體高長而左右舒展。

《九成宮醴泉銘》為歐陽詢楷書代表作,用筆方中帶圓相參,結體奇正相生,既有北朝碑刻方峻剛挺之勢,更兼南朝書帖溫婉綽約之致。故能雅俗共賞,允稱唐楷之冠,也是學書入門最佳典範。

《雁塔聖教序》為褚遂良楷書成就最高的一碑,點畫流利飛動,結體中宮緊收而撇捺舒放,落落大方且顧盼生姿。章法疏朗,和諧自然,猶如優美典雅的抒情歌曲,所謂「字裡金生、行間玉潤」,堪稱自有楷書以來,筆法最高妙的作品。褚遂良上承歐、虞,下啟顏、柳,被尊為唐代楷法「廣大教化主」。

《書譜》為孫過庭草書,亦是著名書法理論。全卷三千多字,議論精闢,筆法流動。在理論方面,《書譜》全面建立了書法藝術為性情表現的觀點,成為古典書論中最瑰麗的篇章;在技法方面,孫書紹承二王法度而別具剛峻的筆勢,更開啟了唐人草書抒情的大門。《肚痛帖》為張旭狂草代表作,這位「脫帽露頂王公前,揮毫落紙如雲煙」的一代草聖,精通楷法,草書尤為一絕。

盛、中唐兩大家:顏真卿、柳公權繼起之後,楷則丕變。顏書融篆入楷,一洗隋唐以來精巧秀麗的技法,點畫圓勁雄渾,氣勢恢宏博大,有「第二書聖」之譽。柳書承顏衣缽,骨力峻拔,神清氣健,世稱「顏筋柳骨」。《祭姪稿》為顏真卿行草書流傳至今最顯赫的真蹟,內容為祭安史之亂中為國殉難的侄子季明,書風鬱屈頓挫。點畫蒼勁渾厚,字形大小相間,格局疏密有致、收放自然,用墨則潤渴交替,加上圈圈塗塗,筆隨意轉,墨因情生,猶如一首悲憤交響曲,繼《蘭亭序》之後,有「天下第二行書」之譽。《顏氏家廟碑》為顏真卿晚年楷書傑作,最能體現顏體楷法成熟後的獨特風格。文近三千字,字字筆力雄健,氣勢非凡。

《玄祕塔碑》為柳公權楷書,結體高長緊斂,用筆剛銳勁挺,橫畫下筆如折刀頭,轉折分明,提按有節。

《自敘帖》為懷素狂草,筆筆宛轉飛動,字字揮灑自如,布局變化打破了傳統章法「行」的固定表現模式,而以整篇氣勢格局來經營,遂成狂草經典名品。

《韭花帖》為楊凝式小行楷尺牘,帶有行書筆調的楷法,字與字,行與行保持約略相等距離,形成一種特殊迷人的空間美感,也傳達了一種亂世文人的曠達高遠情懷,這樣的風格,超越唐人法度而直入晉人堂奧,在書法史上的評價也特別不同。

宋金

北宋初歐陽修《集古錄》為金石學開山著作,現存《跋尾》墨蹟四則,尖筆乾墨,大巧若拙。其後蔡襄、蘇軾、黃庭堅、米芾最負盛名,史稱「宋四大家」。

蔡襄書法風格面貌多樣,而以行書筆札最為精妙。

蘇軾擅行、楷,喜濃墨,貌似豐腴,骨實剛健,最具天真浪漫本色。行書《黃州寒食詩帖》為謫居湖北黃州時作品,以志不得伸,有感於寒食時節之淒風苦雨,賦詩兩首成卷,通卷大小參差,疏密相間,寬窄不拘,落差變化明顯。起筆由平穩而趨向跌宕,技法嫻熟優美,心境起伏變化不下於《喪亂帖》和《祭姪稿》,沉鬱痛快,收放自如,誠為出神入化不可多得之佳作。

黃庭堅兼擅草、行,狂草書尤其雄視當代,以縱橫奇絕、波瀾老成為本色。黃書講究用筆,論書主張「字中有筆,如詩家句中有眼」,詩書通會,全自創作經驗得來。

米芾善學諸家長處,總而成之,號為「集古字」,筆法變化之多,有宋一代書家無人能出其右。行書《蜀素帖》寫於烏絲闌絹,以不易受墨,因此枯筆飛白特多,隱隱可聽聞點畫揮運時,筆觸絹面刷刷之聲。《苕溪詩》用筆稍圓潤,墨澤飽滿,精光動人。

宋徽宗趙佶為中國歷史上藝術成就最傑出的皇帝,其楷書「瘦金體」飄逸靈動,表現出「書貴瘦硬方通神」的審美觀點,把「瘦」和「勁」的特色發揮極致。

書法到了南宋,創意漸弱,成就難越四大家藩籬。唯張即之學顏而自成風貌,堪稱南宋大字楷法巨擘。張書《金剛般若波羅密經》堅實凝重且鋒芒凌厲,為五代以後楷法藝術感染力最強烈者。至於金朝則有王庭筠、趙秉文號為名家,得蘇、米之形骸遺風;金章宗則學宋徽宗瘦金書,為個中高手。

元明清

趙孟頫書各體兼精,臨摹工夫在書法史上首屈一指,比米芾猶有過之。楷書《玄妙觀重修三門記》為壯年書風典型,點畫溫潤洗練,結體寬和平穩。行書《趵突泉詩》神完氣足,流美雄健兼而有之。

鮮于樞草書《詩贊卷》提按縱橫撼人氣魄,大有風馳電掣不可遏抑之勢。

明代祝允明博賅書學,小楷醇和勁健,行書嫻熟流美,草書則氣勢豪邁,雄視天下。祝書狂草《前後赤壁賦》用筆粗澀,點畫狼藉如亂石崩雲,風格強烈,撼人心弦。文徵明小楷精純,前無古人,小行書由《集字聖教序》奠基,大行草則兼融黃庭堅、沈周之法度風神。王寵與祝、文一樣,皆精小楷、行、草書,尤其小楷結體疏宕瀟灑,筆致遒美圓厚,氣格不在祝、文之下。

明末董書寓秀美於樸茂之中,風格平淡自然,後為清康熙皇帝所喜愛,遂風靡天下。張瑞圖書體方勢欹,用筆偏側而能取渾圓之意,書風奇逸,出鍾、王藩籬之外,另闢蹊徑。徐渭天才卓絕,狂草不拘常法,點畫奔馳跳擲,如急風驟雨,將狂草的韻律美感發揮得淋漓盡致。黃道周小楷古質而神清氣爽,行草則寓巧於拙,剛健婀娜兼而融之。倪元璐善用渴墨顫筆,蒼茫鬱屈,每見奇趣。

清初大家王鐸,本明末遺老,各體書作沉雄勁健,筆酣墨暢,氣勢壯闊,成就遠出倪、黃之上,以二臣之故,書名不彰,後書蹟大量流往東瀛,影響彼邦甚鉅。另一遺老傅山,志節見重後世,書學主張「寧拙毋巧,寧醜毋媚,寧支離毋輕滑,寧真率毋安排」,其楷書樸實古拙,行草書宕逸渾脫,妙趣橫生,書品與人品相得益彰。

金農擅隸、楷,用筆偏側如刷,號稱「漆書」。鄭燮雜揉篆、隸字法與草、行、楷筆意,號稱「六分半書」,點畫率真,布局散措,有「亂玉鋪街」之譽。兩人亦為畫家。至於帖學名家劉墉,濃墨大筆,如棉裡裹針;王文治,灑脫而不輕滑。兩人並稱「濃墨宰相淡墨探花」。

鄧石如為碑學開山大家,融會篆隸神髓,點畫雄渾,墨量飽滿,結體密不通風,疏可走馬;楷書以方攝圓,沉著挺勁;行草書蒼勁跌宕,大開大閤,堪稱清代第一高手。

繼鄧石如之後,伊秉綬之古隸磅礡大氣,行書以偏濟正。何紹基各體皆精,迴腕高懸作書,真力瀰漫,潛氣內斂而意境溫柔敦厚。楊沂孫篆書體方筆圓,樸厚雅淨。張裕釗楷書外拓內轉,化北碑的劍拔弩張為剛柔相濟,「新魏體」由此衍化而生。趙之謙五體成就亦極高,以萬豪齊力之法,一以貫之。清末大家吳昌碩篆書出自石鼓,主張「臨氣不臨形」,貌拙氣酣,行草亦蒼勁秀拔,自創一格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文房四寶簡介

論筆

筆之種類甚多,清人梁同書<筆史>所述,已達三十餘種,而所收實不甚完備。不過,今世通行的,大約只有紫毫、狼毫、羊毫以及兼毫數種。

所謂紫毫,是用野兔項背上的毫毛製成的,以其色呈黑紫,故名。這種紫毫筆,自先秦以來,流行最久而廣,歷代書家所用,十九皆此。其好處是毫穎健勁,以故寫出來的字,挺拔俊爽。但因只有野兔項背之毛才可用,須得好幾隻野兔,才夠得上一枝筆的分量,故其值甚昂。

今之所謂狼毫,實在指的是黃鼠狼,一名鼬鼠。鼬鼠的毛,最適於製筆的,是尾尖的一小撮,亦須數隻鼬鼠之尾,乃得合為一筆,因之,真正好的狼毫,並不比紫毫便宜太多。狼毫的缺點,與紫毫相似,也是沒有過大的。其筆性是健硬次於紫毫而過於羊毫。

純羊毫筆,明以前人似乎用之不多,除了黃山谷的大字有些的確是用羊毫寫的之外,他家極少見。羊毫之被普遍採用,應當是清初以後的事。因為有清一代的書法,講究的是圓潤含蓄,不可露才揚己,而紫毫、狼毫勁挺,筆畫時露鋒稜,只有柔腴的羊毫,才能達到當時的要求。

另有一種兼毫,係合二種以上的毫毛製成的,以羊、狼相配的白雲筆或如意筆之類皆是,取其剛柔適意也。

 

說墨

所謂松煙,其主要材料,是煤與膠。至於油煙,多用桐油。墨以質細膠輕而分量稍重者為佳,膠過重,則色尚未濃而已黏稠,不易施筆。煙灰太粗,則寫字殊無光彩,且硯中易留渣滓。但磨墨的本身,便是一種修養的訓練,久而久之,它能使你沉著穩重,不急不躁,這不但對寫字大有關係,即在做人方面也是至關重要的,平時習書,似仍以自己磨墨為宜。

 

話紙

以作書而論,最有名而為後人交口贊譽的,當數南唐的澄心堂紙。還有一種藏經紙,起先本是抄或印佛經用的,又以其多出於金粟寺,故又名金粟箋。

寫字,最名貴的當然是宣紙,因為集中在安徽宣城而得名。

 

談硯

最後說硯。文房四寶之中,前述三種,用過則須再買;只有硯,卻可以伴人一生,所以古代文人,尤重此物。硯材原不限於石,或玉,或銅,或陶,或磁,或磚瓦,皆可以為硯。晚近即常有人以新出土的秦磚漢瓦製而為硯的。但說到實用,還當推石硯為第一。

石硯,最名貴的是端硯,產在廣東的高要縣,古稱端州,故名。端硯的長處,一是下墨,二是發墨,三是不損筆毫。端硯又常有眼,有所謂鴝鵒眼、鸚哥眼、雞翁貓兒眼、雀兒眼、了哥眼等諸色名目。眼有良窳,暈多精瑩,謂之活眼,為上;朦朧昏滯,謂之淚眼,為次;內外焦黃無暈,謂之死眼,最下。

歙硯產於安徽婺源縣長城里之羅紋山,亦曰龍尾山,山下有芙蓉溪,沿溪百餘里皆山,山石可製硯。其名品有羅紋硯、金星硯、眉子硯等最為著名。

其實不管是什麼硯,只要容易發墨,適合書寫便可,只是在現今大量使用墨汁的情況下,